易到负债飙至50亿再现司机端提现难 与乐视说再见并不容易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7日

       北京报道称, 去司机终端容易, 提现困难。 7月20日, 易到发布车主端公告称, 乐视网通过单方诉讼冻结易到公司账户, 将影响本周车主提款。 7月21日, 易道相关人士回应华夏时报记者称, 与乐视的官司仍在进行中, 司机端的性能问题将在3-4个工作日内得到恢复。 “公司正在加紧建立新的提款系统, 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 保证司机可以正常提款。
       ” 和上一次司机终端提现困难轻松爆发一样, 这次危机还是和乐视有关。 乐视因欠债欠向一刀近50亿元提起诉讼。 另一方面, 易道认为其债务有所增长。 易到在公告中称, 发现易到整体负债从乐视网承诺的20多亿飙升至近50亿。 易到还提出, 乐视网在实际控制易到期间, 利用便利条件, 产生了一系列巨额异常关联交易。 易到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在乐视网牵头易到期间, 为推广充值返还活动, 被迫通过以下方式向乐视网购买会员卡、电视、手机等商品。 易到, 并进行了异常关联交易, 涉及金额巨大。 后来, 易道就这笔债务提起了诉讼。 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 乐视控股此前是易到的大股东。 2015年, 贾跃亭旗下乐视控股以7亿美元收购易到70%股权。 乐视控股一到期间, 为了增加订单量, 推出了持续数月的“100%充值”活动。 收取一定金额后, 易到还会赠送电视、手机等乐视产品。 据亿达官方2016年7月披露的数据, 自2015年11月17日“100%充值”活动开始以来,

用户累计充值总额已超过60亿元。 60亿元的充值也意味着易到需要花费60亿元的补贴。
        受乐视网财务困难影响, 新的融资直到2017年上半年才得以落实, 重点是司机侧提现困难的问题, 同时导致司机不愿接单 、用户叫车困难、提现和充值的欲望等恶性循环。 直到 2017 年 6 月韬云资本控股易道, 上述情况才开始缓和。 该人士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上述关联交易只是负债中比较大的一部分。 “韬云资本进入易道时, 先解决了司机的退出问题, 然后进行了尽职调查,

发现乐视网隐瞒了债务。” 不过, 该人士并未透露这部分隐匿债务的具体情况。 与乐视的摩擦很容易得到的说法, 也再次表明了它与乐视的摩擦。
        易到在声明中表示, 乐视一直试图通过这些不合理的交易, 以各种方式扰乱易到的正常运营。 易道还表示, 正在采取法律措施, 确保车主的权益不受历史遗留问题的影响。 需要一提的是, 韬云资本CEO、易道董事长温晓东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韬云资本进入易道是因为“贾跃亭先生找到了我”。 但这种仓促的入局并没有解决乐视网的问题。
        遗留历史债务问题。 今年6月, 有消息称, 多家易到客服向易到索要两年前的欠款, 但一直未能解决。 今年1月, 易道的经营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被大兴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法院要求其向北京分公司支付费用 亿辉成本(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租金和延误罚款66万余元。 值得注意的是, 在韬云资本成为易道的所有者之前, 易道创始人与乐视网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2017年4月, 易到创始人周航公开表态, 称易到目前存在财务问题。 造成这个问题的最直接原因是乐视挪用了易到的13亿资金。 随后, 易道三位创始人周航、杨云、唐鹏共同宣布从易道辞职。 乐视称其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易达也一直在努力摆脱贾跃亭和乐视的影响。 韬云资本入驻易道后, 易道曾将被乐视网控股的经历比作进入“贾老师开的一个叫乐视网的全日制托儿班”。 2018年春节前夕, 易到还推出了“再见, J先生”内容广告包。 但易到再次出现提现困难, 意味着说再见并不容易。

Copyright © 2001-2022 山特电子有限公司 shantedianz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creolestakeout.com)